南機場整宅女性的故事

台北市中正區是首都國宅密集度最高的地區,在中正區的眾多女性居民中,生活在南機場整宅(整建住宅的簡稱)的女性身影很容易被忽略。整建住宅是民國五○年代台北市政府為了安置台北市重大工程拆遷戶而蓋的住宅,也正因為是安頓的意味,這裡的房屋坪數小,大到十二坪,小到只有八坪,而且安置於這裡的都是經濟較為匱乏的大陸來台移民與台灣城鄉移民。卻也因這樣的歷史背景,南機場整宅聚集了不同年齡、族群的女性,有來自於大陸持北方口音的女性、有來自台灣中、南部的客家、閩籍女子、不論從何處來,在她們身上都看到為了生活而奮鬥不懈的態度。每個女性居民都有不為人知的故事,每一段生命歷程,都是反映當時社會背景的一個縮影。這裡的女性居民雖然處在較劣勢的生活環境中,但不見她們的消極與頹喪,她們為了自己的子女與家庭,仍舊在社會的大洪流中掙扎與努力。

生活在南機場四十多載的鄧女士,今年高齡八十多歲,從她臉上的紋路彷彿可以讀出這一生眾多的喜怒哀樂,她是筆者在這裡進行訪問的重要受訪人之一。在整個訪談過程中,鄧女士的記憶力相當好,也很親切,就像筆者過世的祖母一樣,很會說故事,每件事都很有條理次序地訴說。鄧女士出身在日治中期新竹的書香世家,父親是有名的漢學老師,而她的兄長也是日治時期有名的音樂家。從小因母親早逝,而被外祖母照顧,外祖母是個醫生娘,但保有傳統的觀念,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不希望鄧女士念太多的書,因此鄧女士從小難得邁出大門。一直到她十多歲之後,父親思女心切才將她帶回台北的住所。原本以為到台北將有一番美好生活的鄧女士卻因一連串的人生意外而扭轉她的命運,疼女有加的父親早已為她覓得一乘龍快婿,不料為討父親歡喜而安排的黃包車竟發生意外,父親因意外喪生,也硬生生地打破將鄧女士的美好姻緣。爾後,鄧女士經由媒妁之言另嫁她郎,豈料先生是位抗日份子,屢受日本人監視,在一次追捕行動中鄧女士帶著剛出世不久的兒子乘船逃到中國,鄧女士人生的前半段人生可說是受人安排,逃到中國的這段是她人生意外的插曲,也開啟這位女性後半生獨立自主的生涯。

鄧女士逃到中國,輾轉由廈門來到上海,為了生活她經由父親學生的幫助以一艘即將報廢的軍船從事鹽、糖買賣交易,買賣的對象擴及當時猖獗的海盜,鄧女士回憶她經常要與高她數寸的海盜交易,心中常懼怕不已,但為了生存,再兇惡的環境也要面對。因著天時、地利,鄧女士靠著鹽糖買賣賺了不少錢,她決定帶著兒子在上海落腳,也常幫助從台灣來的落難人、台籍日本兵等。但當她認為人生即將展開美好前程時,上天總愛開她玩笑,中日戰爭的開打讓她人生又充滿變數。一場飛機轟炸上海的戰爭,鄧女士唯一的兒子在自家樓下被炸死,逃過一劫的鄧女士痛得生不如死,她散盡自己的積蓄,並決心回到自己的家鄉-台灣。回到台灣的她,孓然一身,身無分文,只好求助姊姊的幫忙,但寄人籬下總難長久。於是鄧女士又發揮她善於交易的長處,在當時的南機場附近的違建區開設雜貨店,也因著拆除違建戶的公共政策,鄧女士在南機場整宅地區落腳,生活也算過得去。在雜貨店經營有成之餘,鄧女士也兼起副業當土地介紹人,眼見生活穩定,鄧女士已開始盤算她後半人生,但又遭逢親人的信用破產,讓她辛苦努力的成果化為烏有。此時她年紀已大,無力再東山再起,只能靠著自己唯一的積蓄勉強購下整宅的一戶作為她餘生的住所。如今鄧女士是受到政府照顧的獨居老人,每月靠著老人補貼金度日,老人家的病痛讓她深感不適,陪伴她的是幾隻通人性的貓咪,她早將這幾隻貓咪當作自己的親人。
鄧女士的一生經歷許多波折與磨難,但也是她那堅強生存的意志力,有幸讓年輕尚未知人事的筆者與她相遇。早期女性的一生就如廖輝英女士描寫的「油麻菜籽」小說一文看起來那麼微不足道,但看似微小之餘,那堅韌的生命力卻穿透了時代氛圍。生命故事在老人家親口娓娓道來的同時讓人動容,女性生命的傳承意義也就此展現,或許這個時代已不會再有鄧女士這樣的人生故事,但她那面對艱困人生的態度卻提供年輕女性另一思考的角度。即使上天的諸多阻饒,人生要如何過,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