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是弱勢社區

忠勤里是臺北市最弱勢的社區,一萬一千多位里民中,
65 歲以上老人超過 1800 位,其中獨居老人近 120 位,
遠高於全市平均值。此外這裡低收入戶多,外籍及大陸新
娘也多,他們自嘲是住在臺北市最繁榮的「貧民窟」。雖
然,老舊國宅衍生的環境問題依舊惱人,社區更新至今仍
然無解,但社會底層特有的「樂天知命」及「扶持互助」
卻不曾停滯。這是一個弱勢社區以自助方式取代充沛的社
會資源,照顧弱勢族群的故事。

這裡又叫南機場,曾是國民政府來臺後,貧窮人口的集
中營,四十多年前,矗立在違建聚落間的「南機場公寓」
,以歐美最新建築工法成為臺北人心中的高級住宅。公寓
特殊的「飛天旋轉梯」設計,擁有金剛之身,是居民的守
護神, 足以支撐 2 萬人口,也度過違建過量、地基掏空
,甚至九二一地震等危機。當時每逢夜間,從中永和眺望
臺北市,唯一可見的就是燈火通明、唯美迷人的南機場公
寓。白天,這裡更是外國觀光客遊覽與拍攝電影的最佳景
點,只是,上天對南機場開了一個大笑話,幸運的灰姑娘
最後等不到南瓜車,結果又變回灰姑娘,如今成為北市最
弱勢的社區。

芒果大道吃芒果
  帶來社造新希望

走進中華路 2 段南海路與西藏路之間, 兩旁人行道種
滿四、五十棵芒果樹, 20 年來,每逢 6、7 月即果實纍
纍,總會看見居民拿釣竿敲打芒果或就地撿拾芒果,享受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忠勤里里長方荷生說,20 年來
,這裡的芒果樹可以生出土芒果、愛文芒果及青芒果,不
花一毛錢就足以讓居民吃得開心。

紅磚人行道上,幾步路程就有忠義國小學生的彩繪作品
,海豚、鯨魚、太陽、美人魚、自畫像……,每個磚塊都
有作者簽名,車阻設施只要一生鏽就有志工為它漆上新顏
色,使街道變得活潑、明亮。波浪型的石椅是老人的「聊
天站」,周邊擺放了治安看板,例如「如何對付電話詐欺
」、「治安風水師─教你如何防竊」……。每到夜晚,這
些警語在投射燈的照耀下顯得更為亮眼。這些耳熟能詳的
語錄對別人可能只是聊備一格,對忠勤里的居民來說卻是
經典。因為他們平時資訊較為匱乏,老人遭騙時有所聞。
如今,只要坐在石椅上閒嗑牙,就可以順便了解最新的詐
騙手法, 所以,方荷生每 3 個月就為民眾更新內容,提
供「治安快報」。

治安是老社區的痛,不過,這裡也人情味最濃。方荷生
細數他的「後勤部隊」,從巡守、鄰長、導護媽媽、愛心
媽媽、環保志工、老人服務中心,算一算,里內有近 100
個志工團體。馬背式屋頂的守望亭,3 坪不到的空間,有
50 名志工全年無休的輪班, 他們白天有自己的工作,晚
上義務夜巡,還得排班前往獨居老人家中簽到。

撒下健康互助網
  里內也有養身館

拐個彎, 進入里內最繁榮的中華路 2 段 307 巷, 12
根筆直的圓型燈桿晚上特別耀眼,將附近知名的南機場夜
市照得燈火通明,在柏油路面鋪成紅磚道後,這裡變成社
區最閃亮的門面,比鄰的忠義國小周邊人行道,方里長形
容過去是狗大便最多的「黃金大道」,經過一番改造,如
今變成乾淨、陳列學生作品的「通學步道」。

表面上看,忠勤里的社區改造,不過動了街景、守望亭
等「小手術」,其實也得來不易。方荷生說,當初他們向
發展局提案時,有評審委員認為此地沒有特色,看不出社
造的可能性,里長索性以「芒果大道」試圖遊說評審,總
算為老社區爭取改善空間。不過,忠勤里能夠勝出的最後
關鍵應該是,它在資源欠缺下,竟然撒下一張看不見的「
健康互助網」。

鏡頭轉到里長辦公室, 20 坪大的空間彷彿是復健中心
,有腳踏車、重力滑輪組、肩輪、手搖車、釘式手拉架、
電熱敷毯、冰敷毯等 20 項器材,連辦公室的雜誌也幾乎
與保健有關。這是今年才成立的「社區健康服務站」,除
了復健設施,每週安排有專業物理治療師駐站教導民眾自
我保健。對其他社區來說,可能直接上健身中心享受一番
,但對收入有限的忠勤居民來說,「社區健康服務站」就
是最好的「養身工程館」。

供餐必須DIY
  老人吃得有尊嚴

中午時間,九十多歲的徐儲惠如奶奶像司令官一樣,指
揮若定,她念著一、二十位獨居老人名字,讓他們依次領
便當,此時可見坐輛椅的或拄拐扙的,有人順便從里長手
中拿走信件,談新聞、聊八卦……,這是忠勤里專為獨居
老人發展出來的「定點供餐服務」。方里長說,老人們雖
然沒什麼收入,但有一份尊嚴,雖然有社會資源可以補助
餐點,但他們寧可每餐自付 20 元,另方面自付小額餐費
的措施也可以鼓勵老人自己走出來,藉機與大家互動、培
養感情。

除了「定點供餐」外,里內還自力發展出一套社區老人
送餐計畫,每天為四、五十位獨居老人送營養午餐。方里
長說,民國 91 年起,忠勤里的老人開始大量凋零,每次
到醫院,醫師都反映獨居老人營養不足,身體機能迅速退
化,使他決定辦獨居老人送餐,結果成為各社區典範,造
成十多個里跟進。

雖然社區資源不豐,大家仍樂天知命的籌措資源,例如
辦跳蚤市場自籌老人送餐經費,里民就自動拿書來義賣,
里長甚至將辦過活動的舊旗幟,請里內西裝師傅縫成環保
袋義賣,此外,中正區內的城隍廟、其他里辦公室都成了
「布施」的金主。

回憶當時的社區改造過程,方荷生說,也許是居民長期
認為,這裡沒有任何可能性,寧願安於現狀,所以只要一
辦說明會,就強烈反對,直到學校周邊環境真的改善、治
安風水師真正發揮作用,大家才相信脫離貧窮或許還早,
但生活品質真的提升。而社造的經驗,鼓舞里長準備成立
「臺北市健康生活互助協會」,讓社區內發展出自尊的互
助服務模式。

走在忠勤里,多是一張張歷經風霜的面孔,或拾荒、或
凝視路人、或靜靜的獨步……,雖然老建物的更新之路仍
然遙遠,但忠勤里的「互助版圖」正在擴張。南機場,在
等待春天。

社區報馬仔

2 年前 SARS 直撲南機場,有獨居老人從大陸返臺後,
於隔離期間神秘失蹤,嚇得主管機關廣發尋人啟示,結果
在獨居老人圈一傳十、十傳百的傳播網撒下之後,當事人
立刻乖乖報到。

方荷生里長指出, SARS 剛開始是從南機場傳出,當時
有位獨居老人從大陸返臺,被隔離 10 天,結果老人家奈
不住寂寞,溜到附近青年公園,送餐者到府找不到人時發
現事情大條,以為他在家裡出事,想破門而入又得花一萬
多元,最後透過「山東幫」問出蹤跡,沒多久就把他「捉
」回來。

可愛的拾荒隊

忠勤里拾荒老人很多,多到有人在當地開一家「資源回
收站」,以便就近和老人交易,由於老人勤於撿拾,任何
角落都不放過,使得社區樓梯間被隨意丟棄的瓶瓶罐罐、
廢報紙一下子就被清走,反而為社區環境造福。不過老人
也很會算,有時會在紙上灑點水增加重量,試圖賣個好價
錢,但多躲不過廠商法眼,會順勢「偷斤減兩」,難得占
便宜。

最讓方荷生頭痛的是,今年國代選舉,首次將公告的紙
投遞到住戶信箱,結果竟被拾荒老人逐一抽掉拿去變賣,
害他被民眾罵到臭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